>

张国焘是还是不是真的要武装化解党主题,为什

- 编辑:黄大仙免费资料大全 -

张国焘是还是不是真的要武装化解党主题,为什

张国焘

图片 1

图片 2

“文革”前后,时任沈阳空军副司令员的吕黎平说得更为具体:“密电”是他亲自参与译出的;“密电”内容性质更明确,即“武力解决”;还回忆了“密电”的全部文字;同时也把当年收译和送交“密电”的全过程作了展示。

那么,到底有没有这份密电呢?

“张国焘在分裂红军问题上做出了最大的污点和罪恶。左路军和右路军的时候,叶剑英把秘密的命令偷来给我们看,我们便不得不单独北上了。因为这电报上说:‘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当时如果稍微不慎重,那么会打起来的。”

“密电”问题产生的过程

1935年9月9日,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拒绝执行党中央北上方针,从阿坝给右路军负责人陈昌浩等发去密电,大意是:

至于张国焘是否有用武力解决中央的具体行动,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任何张国焘企图用武力威胁中央的客观证据。后来在延安批判完全失势的张国焘时,只提到张国焘的三大错误:土匪主义、军阀主义、分裂中央,丝毫没有提到他有武力挟持中央的阴谋。

图片 3

当夜,党中央脱离右路军而去。

由此可见,这段历史还不能完全说清楚。

延伸阅读:中共中央秘密北上 刘伯承差点兵谏张国焘

最先在报端公开揭露密电问题的,是当事人之一的徐向前元帅。

徐向前在回忆录中说他从来没见过这个密电,也不知道陈昌浩是否看过。而陈昌浩也从来没承认见过这个“密电”。

图片 4

这是长征途中一个重大事件。

“密电”风波

20世纪80年代,又有一些新人加入进来。除了前面吕黎平“译电”的吕氏“密电”之说外,又出现了一个贺俊桢“破译电”的贺氏“密电”之说。译电和破译电是两种不同的渠道。译电是内部的通讯,破译电是对敌方的电讯侦察。这就是说,按他们的说法,这两种途径中双双获取了张国焘“武力危害中央”“密电”。

“X日电悉,余经长期考虑,目前北进时机不成熟,在川康边建立根据地最为适宜,俟革命来潮时再向东北方向发展,望劝毛张放弃毛儿盖方案,同右路军回头南下。如他们不听劝告,应立即监视其行动,若执迷不悟,坚持北进,则应党内斗争,彻底解决之,执行情况望及时电告。”

2017.05.29编辑

核心提示:数十年来,关于“密电”问题的文章可谓汗牛充栋,而无数与“密电”问题毫无关联的人士也都要来发表一通关于“密电”内容的文字。可是,令人奇怪的是,偏偏最为关键的当事人叶剑英关于“密电”内容的具体说法,始终没有公布,笔者找遍了所有有关材料,都找不出叶剑英直接叙述“密电”内容的文字。

但是,后来却一直没找到这份密电的原件,于是史学界有人便说没有这份电报。

贺俊桢“破译电”的贺氏“密电”如是说:译电和破译电是两种不同的渠道。译电是内部的通讯,破译电是对敌方的电讯侦察。这就是说,按他们的说法,这两种途径中双双获取了张国焘“武力危害中央”“密电”。

本文摘自《炎黄春秋》杂志2011年第1期,作者:夏宇立系军史专家,着有《史说长征》,原题:《长征“密电”问题的来龙去脉》

“张国焘到阿坝后,就按兵不动了。他拒不执行中央要左路军迅速向右路军靠拢,全力向洮河以东发展的指示。他重弹‘西进’的老调,中央没有同意。张国焘又提出一个南下川康边境计划。中央再三指出:目前只有向北是出路,向南则敌情、地形、居民、给养等条件,对我极端不利,将使红军遭受空前未有之困难。张国焘对于中央多次指示,充耳不闻,擅自命令左路军停止北上。并且发出密电,指使他的支持者,妄图裹胁党中央和一方面军全部南下,如果中央不南下,就用‘武力解决’。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叶剑英同志看到了这份危害党中央、毛泽东的密电。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剑英同志立即把它送到毛主席手中……”

彭德怀这样谈“密电”事件:“叶剑英秘密报告:张国焘来电南进,毛主席亲到徐、陈处商谈行动方针,陈谈,张总政委(张国焘)来电要南进。毛主席即说:‘既然要南进嘛,中央书记处要开一个会。周恩来、王稼祥同志病在三军团部,我和张闻天、博古去三军团司令部就周、王开会吧。’陈昌浩同意了,他们未想到是脱身之计。我和叶剑英商量,如何偷出地图和二局,在明晨拂晓前到达三军团司令部北进……。”(《彭德怀自述》,203页)

1937年3月,延安发起了大规模批判张国焘运动。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说出了一段举座为之震惊的话来:“张国焘在分裂红军问题上做出了最大的污点和罪恶。左路军和右路军的时候,叶剑英把秘密的命令偷来给我们看,我们便不得不单独北上了。因为这电报上说:'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当时如果稍微不慎重,那么会打起来的。”(《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卷,人民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第666页)这就是后来称之为“密电”之说的源头。

图片 5

贺俊侦,(1913-2004)湖北省阳新县王英镇东源潜龙村人,一九二九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一九三0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三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中央军委无线电学校(即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习,任军委二局报务员、电台台长。 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军委二局股长,参谋训练队队长,三处政治协理员、科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军委二局一处副处长、政治委员、处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军委情报部五局副局长,军委技术部二局副局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三部三局第二副局长、二局政治委员,广州军区三局局长,解放军无线电技术学校校长。

1951年8月编辑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一版,在对“巴西会议”的注释中,有这样的叙述:“这时,张国焘率领一部分红军和中央分裂,不服从中央的命令,并企图危害中央。中央在这次会议上决定脱离危险区域,并率领服从命令的红军向陕北前进。”(《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根据1952年8月第一版重排本,1966年改横排本第501页)这里的“企图危害中央”、“脱离危险区域”,就较“南下,彻底开展党内斗争”大大地跨前了一步。

据吕黎平回忆,当时看过密电的人有:张国焘、译电员、陈茂生、吕维熙、叶剑英、毛泽东、陈昌浩、徐向前。除张国焘有发电原稿,陈昌浩有收电原件外,其余人员均系密电过目者。

对待历史事件,只重事实的态度令人折服。徐帅的爱妻程训宣早在鄂豫皖苏区肃反时,就被张国焘残酷杀害,对于一般人来说,这可谓是杀妻之恨,但徐帅对等张国焘的历史态度却是那么的令人折服。作者写道:在编写《叶剑英传》的选题确定后,被告知徐叶两位老帅对长征途中张国焘的那封密电有不同看法。他们相约当面交换了一次意见,最终达成协议:此“公案”宜粗不宜细。叶帅离开后,徐帅留下我,拉住我的手说:“闺女啊,我们的话你都记住了吗?”我说,我都记住了。他又说:“我和叶帅都是经历过的人,这些历史我们在世的时候要搞不清楚,后人就更搞不清楚了。我们搞清历史,不是为了去追究哪些人的责任,而是要总结经验教训,警醒后人。”

这份密电发到右路军后,首先被陈茂生、吕黎平送叶剑英手中。叶剑英看后认为事关重大,立即借故出去报告党中央。

附:1990年9月21日,徐帅在北京病逝,享年88岁,在十大元帅中也算是高寿者之一。近日,曾兵在《人民日报》读到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捷生写的一篇回忆文章,贺捷生“以女儿的名义”解读这位中国历史上的伟人,感人至深。曾兵摘录部分如下:

对此,一次,毛主席摸着脑袋,风趣地说:“叶剑英同志在关键的时候是立了大功的。如果没有他,就没有这个了。他救了党,救了红军,救了我们这些人。”周恩来也说:“没有叶剑英同志立这个功,那个局势就很坏了。”

《杨尚昆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这样谈到“密电”的来龙去脉:“第一个看到的是前敌参谋长叶剑英,他是最先收阅张国焘来电的,据他说,内容是速令右路军南下。叶剑英发觉张国焘起了歹心,趁陈昌浩正在作报告的机会,把电报先送给毛主席。那个电文不长,大约有一二百字的样子。毛主席把它抄在一张包香烟的纸上,让叶赶紧将原电送给陈昌浩和徐向前。”

从这一段文字看,徐向前是肯定有“密电”的。

“文革”前后,时任沈阳空军副司令员的吕黎平说如是说:“密电”是他亲自参与译出的;“密电”内容性质更明确,即“武力解决”;还回忆了“密电”的全部文字;同时也把当年收译和送交“密电”的全过程作了说明。

这个是右路军译电者吕黎平少将回忆的密电内容,见吕黎平少将著《张国焘的秘典与叶剑英的功绩》一文。

这就是后来称之为“密电”之说的源头。从此以后一直到现在,探求“密电”的人或学者一波接着一波,从没停止。而探讨的焦点一个是:这份密电到底有没有?二是:这份密电中是否有“如中央不同意南下,则武力解决(或彻底解决)”这句话?

展开剩余78%

2017-05-29 16:00阅读:20

看过此电的,还有张国焘指定的那个译电员,可至今不知是谁。右路军译电员除了吕黎平外,陈茂生于1937年4月26日参加西路军在柳园子战斗中牺牲。另一当事人,陈昌浩去世较早,生前没人听到他说过密电问题。

叶剑英是“密电”问题的最关键的关联者,是首先提出“密电”问题的毛泽东在发言中唯一涉及的人物。同时,毛泽东还着重指出了当时叶剑英“偷来给我们看”的电报内容。数十年来,关于“密电”问题的文章可谓汗牛充栋,而无数与“密电”问题毫无关联的人士也都要来发表一通关于“密电”内容的文字。可是,令人奇怪的是,偏偏最为关键的当事人叶剑英关于“密电”内容的具体说法,始终没有公布,有的学者找遍了所有有关材料,都找不出叶剑英直接叙述“密电”内容的文字。

在这些人中,毛泽东、叶剑英、吕维熙后来均确认张国焘发了密电。

这封密电到底有没有?你认为哪!自己去悟吧!

“张国焘、陈昌浩南下会面之后,难道不会谈论密电问题?尤其是1936年6月6日,张国焘被迫宣布取消伪中央,7月初同红二方面军北上之前,张国焘、陈昌浩能将阴谋危害党中央和一方面军事电发稿和收电原件留在机要部门保存,而授人以柄的后患吗?这就是找不出密电原文的原因。”

1995年出版的《叶剑英传》也没有正面回答徐向前的问题,但引用了叶剑英本人1982年3、4月间同军事科学院几个同志的几次谈话内容,叶剑英这样谈“密电”:“是张国焘发来的,语气很强硬。我觉得这是大事情,应该马上报告毛主席。……他(引者注:指毛泽东)看完电报后很紧张,……迅速把电报内容记了下来。然后对我说:‘你赶紧先回去,不要让他们发现你到这里来。’我赶忙跑回去,……把电报交回给他(引者注:指陈昌浩),没有出漏子。”

他在1977年9月19日的《人民日报》上发表《永远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一文中说:

为什么这封密电会引起如此大的风波?一、 尊重历史的本来面目;二、涉及分裂后,四方面军人员损失惨重;一方面军由于走的仓促,许多伤员不能顾及,也有弃伤员而去之嫌。等等

图片 6

若干年来,这份“密电”老不露面。20世纪80年代初,党史专家胡华在会议上公然宣称“武力危害中央的问题,危害的实质不能改变”,“电报在叶帅手里”。(转引自朱玉:《与廖盖隆谈话要点》,1982年10月28日)结果有人来到叶剑英处,找出来的还是一张报纸,还是报纸上那段吕黎平的回忆。贺俊桢侦不过是讲了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

图片 7

图片 8

他在《我的回忆》书中没有提及密电问题,但在1937年3月21日参加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有领导人当面批判他背着中央,电令右路军南下,要开展彻底的党内斗争,企图危害党中央时,张国焘没作任何申辩。对此,当事人吕黎平后来说:

20世纪80年代,原广州军区三局局长贺俊侦也卷入了密电风波。

历史证明,叶剑英是一位大智慧者,他饱览历史风云,“一生唯谨慎”,“大事不糊涂”,自然也就有自己行事的逻辑和风格。不过,他终究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道难解之谜。

这份密电的原件,为什么后来找不到了呢?吕黎平是如此解释的:

1937年3月,延安发起了大规模批判张国焘运动。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说出了一段举座为之震惊的话来:

这就要从当时写密电与看过该电原文的人说起。

值得注意的是,杨尚昆提到的电报内容只是“速令右路军南下”,另外就是“叶剑英发觉张国焘起了歹心”,他并没有提到电报内容有“开展党内斗争”,更不用说什么“武力挟持中央”了。而且毛泽东在抄下电文后,还让叶剑英将原电送给徐向前和陈昌浩。如此看,这封密电就就没那么秘密了。

“这说明确有其事,他才在正式会议上默认,否则,富有党内斗争经验的张国焘难道不会反驳、否认?”

张国焘本人承认了没呢?

本文由世界历史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张国焘是还是不是真的要武装化解党主题,为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