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枘圆凿_中国历史故事,方枘圆凿

- 编辑:黄大仙免费资料大全 -

方枘圆凿_中国历史故事,方枘圆凿

枘和凿,用木工的话说,就是榫头和榫眼儿。方枘,指方形榫头;圆凿,是圆形的榫眼儿。合理的搭配是,方榫头和相应的方榫眼儿咬合,而圆榫眼儿只能接插与它相配的圆榫头。方榫头插圆榫眼儿,只能是猴吃麻花满拧,根本咬合不上。成语“方枘圆凿”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要深刻地理解这个成语,还得从屈原说起。

枘和凿,用木工的话说,就是榫头和榫眼儿。方枘,指方形榫头;圆凿,是圆形的榫眼儿。合理的搭配是,方榫头和相应的方榫眼儿咬合,而圆榫眼儿只能接插与它相配的圆榫头。方榫头插圆榫眼儿,只能是猴吃麻花——满拧,根本咬合不上。成语“方枘圆凿”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要深刻地理解这个成语,还得从屈原说起。

在位起讫:公元前298年-公元前263年。

屈原,名平,与楚国王室同根同姓,他见闻广博,学识渊博,有极强的记忆力和意志力,很善于阐释发挥,对治国平乱方略多有切合实际的见解。他忠君爱国,体恤百姓,一心要变法强国,举贤任能,惩治贪腐,制定新的宪令,主张联合各国共同抵抗强大的秦国,深得楚国民众的爱戴。然而,屈原却不为平庸无能、耳根子又软的楚怀王所信任,再加上楚怀王宠姬南后郑袖和郑袖所生的儿子子兰,以及嫉贤妒能的靳尚等一群奸臣狼狈勾结,沆瀣一气,极力向楚怀王诬陷诋毁屈原,破坏变法,阻挠起草宪令,使楚怀王不听屈原的任何忠谏,被秦国使臣张仪所欺骗,愚蠢地跑到秦国议和,结果被囚身死,成了异域他乡的孤魂野鬼。而对国家命运最为关切的屈原,却被郑袖、子兰、靳尚一伙只顾争权夺利、不管国家危亡的卑鄙小人阴险地排挤出朝堂;他们又在新君楚顷襄王跟前恶意构陷中伤屈原,昏庸的楚顷襄王更是不辨忠奸,竟将屈原驱逐出郢都,流放到江南去了。

屈原,名平,与楚国王室同根同姓,他见闻广博,学识渊博,有极强的记忆力和意志力,很善于阐释发挥,对治国平乱方略多有切合实际的见解。他忠君爱国,体恤百姓,一心要变法强国,举贤任能,惩治贪腐,制定新的宪令,主张联合各国共同抵抗强大的秦国,深得楚国民众的爱戴。然而,屈原却不为平庸无能、耳根子又软的楚怀王所信任,再加上楚怀王宠姬南后郑袖和郑袖所生的儿子子兰,以及嫉贤妒能的靳尚等一群奸臣狼狈勾结,沆瀣一气,极力向楚怀王诬陷诋毁屈原,破坏变法,阻挠起草宪令,使楚怀王不听屈原的任何忠谏,被秦国使臣张仪所欺骗,愚蠢地跑到秦国议和,结果被囚身死,成了异域他乡的孤魂野鬼。而对国家命运最为关切的屈原,却被郑袖、子兰、靳尚一伙只顾争权夺利、不管国家危亡的卑鄙小人阴险地排挤出朝堂;他们又在新君楚顷襄王跟前恶意构陷中伤屈原,昏庸的楚顷襄王更是不辨忠奸,竟将屈原驱逐出郢都,流放到江南去了。

生卒年:公元前?-公元前263年。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秦军早已攻占了巴蜀重地,陈兵和楚国西部边郡对峙着,直接威胁到屈原驻足的湘西溆浦。屈原誓死不当秦国的俘虏。这一天,他告别溆浦,东下洞庭湖,历尽千辛万苦,沿着资水来到下游的桃花港。他面容憔悴,身形枯槁,上得岸来只见人群纷纷拥向傍岸山半腰的一座大庙。大庙烟雾腾腾,鼓乐喧天,像是在进行重大的祭祀活动。屈原一打听,原来这是一座楚国的宗庙,楚顷襄王派了主管占卜祭祀的太卜郑詹尹来主持这一年的祭宗大典。郑詹尹,屈原熟悉,他们同朝做过官,知道郑詹尹精通《易》学、历算之法,擅长占卜、预测之术,为人也还算小心谨慎,极少搬弄是非,同大家保持一团和气。要搁平常时候,屈原也就过去了,可一听这是座宗庙,而且楚顷襄王派来郑詹尹主祭大典,不禁对宗室先王顿生崇敬之情;加之他无时无刻不在惦念郢都和国家的形势,这时正好向郑詹尹打听打听时局及其变化情形。想到此,屈原不顾自己旅途劳顿,随着人潮向山上爬去。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秦军早已攻占了巴蜀重地,陈兵和楚国西部边郡对峙着,直接威胁到屈原驻足的湘西溆浦。屈原誓死不当秦国的俘虏。这一天,他告别溆浦,东下洞庭湖,历尽千辛万苦,沿着资水来到下游的桃花港。他面容憔悴,身形枯槁,上得岸来只见人群纷纷拥向傍岸山半腰的一座大庙。大庙烟雾腾腾,鼓乐喧天,像是在进行重大的祭祀活动。屈原一打听,原来这是一座楚国的宗庙,楚顷襄王派了主管占卜祭祀的太卜郑詹尹来主持这一年的祭宗大典。郑詹尹,屈原熟悉,他们同朝做过官,知道郑詹尹精通《易》学、历算之法,擅长占卜、预测之术,为人也还算小心谨慎,极少搬弄是非,同大家保持一团和气。要搁平常时候,屈原也就过去了,可一听这是座宗庙,而且楚顷襄王派来郑詹尹主祭大典,不禁对宗室先王顿生崇敬之情;加之他无时无刻不在惦念郢都和国家的形势,这时正好向郑詹尹打听打听时局及其变化情形。想到此,屈原不顾自己旅途劳顿,随着人潮向山上爬去。

出生地:上郢。

此地不愧叫桃花港,屈原放眼两岸,桃树成林,只可惜错过了花期,满目桃林就像一席天成的翠毯,覆盖绵延起伏的山野;宗庙妆点其间,愈显得高古壮观,只是年久失修,未免给人一种破败落寞的惨淡凄凉之感。屈原走进大庙,有卫士认出了他,忙向里面通报。郑詹尹很快迎了出来,拉住屈原的手,上下不住打量,叹息道:“真是左徒大人。大人老了,也瘦了。这么多年啊!没有大人的朝堂,再难听到一句真话呀!”说着命人接过屈原的行囊,与屈原一起进了后堂。屈原沐浴更衣,用过餐后,和郑詹尹彻夜倾谈。郑詹尹说了秦国大军压境,郢都危在旦夕;六国离心离德,像散沙难和到一块,只能听任秦国离间宰割;可大王被郑袖、子兰、靳尚一伙欺骗蛊惑,竟然畏秦如虎,不思抵抗,日夜龟缩在宫中纵情享乐,揽权敛财,奢望秦王会念在秦楚曾经结亲的份儿上饶过楚国……屈原越听,心就越沉;他血虽热,但寒夜如霜,阴森之气凝固了他的血脉,令他再难抑制,似地火欲冲决喷发。然而他十分清醒,自己再也不会被楚王所用,也不会被楚王身边的乱臣贼子所容,国家前途一片黑暗。想到这儿,他激动地问卜郑詹尹:“郑大人,你也给我占上一卦,你说说,我是忠于尹王、国家,心系黎民百姓好呢?还是蒙蔽君王,坑陷国家,横征暴敛好呢?我们是变法图强,用先进的法令治国治民好呢?还是背离道德法度,投机取巧,尔虞我诈,寡廉鲜耻好呢?我是坚持真理,直言不讳呢?还是学那卑鄙小人,像愚蠢的木工一样不量好凿眼儿,就胡乱弄个榫头往里插呢?我能用我正直端方的品德去迎合圆滑诡异的丑类,就像方正的榫头能和圆滑的榫眼儿相配吗?为什么人世间这样浑浊,黑白不分?为什么楚国总是奸佞小人当道,忠臣良将却遭到贬抑排斥?哪些是吉?哪些是凶?我该何去何从?……”屈原的一连串问题确实难住了郑詹尹。郑詹尹沉思了好一阵儿,才说道:“大人的问题不是龟甲、蓍草所能测算的。要弄清这些问题,恐怕只有万能的天帝能回答了。”

此地不愧叫桃花港,屈原放眼两岸,桃树成林,只可惜错过了花期,满目桃林就像一席天成的翠毯,覆盖绵延起伏的山野;宗庙妆点其间,愈显得高古壮观,只是年久失修,未免给人一种破败落寞的惨淡凄凉之感。屈原走进大庙,有卫士认出了他,忙向里面通报。郑詹尹很快迎了出来,拉住屈原的手,上下不住打量,叹息道:“真是左徒大人。大人老了,也瘦了。这么多年啊!没有大人的朝堂,再难听到一句真话呀!”说着命人接过屈原的行囊,与屈原一起进了后堂。屈原沐浴更衣,用过餐后,和郑詹尹彻夜倾谈。郑詹尹说了秦国大军压境,郢都危在旦夕;六国离心离德,像散沙难和到一块,只能听任秦国离间宰割;可大王被郑袖、子兰、靳尚一伙欺骗蛊惑,竟然畏秦如虎,不思抵抗,日夜龟缩在宫中纵情享乐,揽权敛财,奢望秦王会念在秦楚曾经结亲的份儿上饶过楚国……屈原越听,心就越沉;他血虽热,但寒夜如霜,阴森之气凝固了他的血脉,令他再难抑制,似地火欲冲决喷发。然而他十分清醒,自己再也不会被楚王所用,也不会被楚王身边的乱臣贼子所容,国家前途一片黑暗。想到这儿,他激动地问卜郑詹尹:“郑大人,你也给我占上一卦,你说说,我是忠于尹王、国家,心系黎民百姓好呢?还是蒙蔽君王,坑陷国家,横征暴敛好呢?我们是变法图强,用先进的法令治国治民好呢?还是背离道德法度,投机取巧,尔虞我诈,寡廉鲜耻好呢?我是坚持真理,直言不讳呢?还是学那卑鄙小人,像愚蠢的木工一样不量好凿眼儿,就胡乱弄个榫头往里插呢?我能用我正直端方的品德去迎合圆滑诡异的丑类,就像方正的榫头能和圆滑的榫眼儿相配吗?为什么人世间这样浑浊,黑白不分?为什么楚国总是奸佞小人当道,忠臣良将却遭到贬抑排斥?哪些是吉?哪些是凶?我该何去何从?……”屈原的一连串问题确实难住了郑詹尹。郑詹尹沉思了好一阵儿,才说道:“大人的问题不是龟甲、蓍草所能测算的。要弄清这些问题,恐怕只有万能的天帝能回答了。”

立都:上郢。

屈原郁闷地走出后庭,独自一人来到宗庙大殿,烛光幽幽,香烟弥漫,殿墙壁画和祖宗牌位像在浑浊窒息的潮雾中,愈显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他走近壁画,只见壁画陈旧斑驳,人物残缺,草木凋敝,山河破碎;细细推敲,还能辨出天帝神灵,悟及先王的功业,生民的艰难……屈原看着想着,蓦地心潮一阵翻涌,凝结在心头的疑问激荡着胸膛。他要问天!他要让神明的天帝回答他激荡胸间的所有疑问。屈原疾步踏上倚天楼,拔出长剑,刺穿楼顶,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剑指南天,义正词严高声质问道:“天帝呀!天帝你既称万物之神,万灵之君,就该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褒奖忠良,惩治奸恶!可是,你看看这个世界!你为什么容留如此多的肮脏、邪恶?任贪赃枉法、卖国求荣的奸徒高居权位,挥霍财富?为什么你看着一心忠君报国、热爱黎民百姓的人遭受迫害而无动于衷?为什么你的脸面如此变幻无常?难道你也没有道德标准,法度绳墨吗?……”屈原高亢的声音如闪电刺透沉闷的夜空,似惊雷震开了天宫大门,令天帝胆战心寒,无颜以对;惶恐窘急中,他放出风神雨师,妄图用狂风暴雨浇灭屈原胸中熊熊燃烧的烈火。屈原毫不畏惧天帝的淫威。倚天楼都被风雨冲毁坍塌了,屈原却仍站在台基上,发问的声音愈加响亮昂扬,羸弱的身躯竟在狂风暴雨中挺立了三天三夜,一连发出了近二百个掷地有声的提问;感动昆仑一对凤凰飞来,驱走风神雨师,迫使天帝狼狈地缩回天宫,再也不敢露面了。从此,桃花港资水畔的这座山就叫“凤凰山”,凤凰山上这片台基废墟,也就成了有名的“天问台”。至于为什么不叫“问天台”,那是因为古人认为,天是神圣不可问的。所以屈原的名篇《天问》,也就没有叫“问天”。

屈原郁闷地走出后庭,独自一人来到宗庙大殿,烛光幽幽,香烟弥漫,殿墙壁画和祖宗牌位像在浑浊窒息的潮雾中,愈显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机。他走近壁画,只见壁画陈旧斑驳,人物残缺,草木凋敝,山河破碎;细细推敲,还能辨出天帝神灵,悟及先王的功业,生民的艰难……屈原看着想着,蓦地心潮一阵翻涌,凝结在心头的疑问激荡着胸膛。他要问天!他要让神明的天帝回答他激荡胸间的所有疑问。屈原疾步踏上倚天楼,拔出长剑,刺穿楼顶,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剑指南天,义正词严高声质问道:“天帝呀!天帝——你既称万物之神,万灵之君,就该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褒奖忠良,惩治奸恶!可是,你看看这个世界!你为什么容留如此多的肮脏、邪恶?任贪赃枉法、卖国求荣的奸徒高居权位,挥霍财富?为什么你看着一心忠君报国、热爱黎民百姓的人遭受迫害而无动于衷?为什么你的脸面如此变幻无常?难道你也没有道德标准,法度绳墨吗?……”屈原高亢的声音如闪电刺透沉闷的夜空,似惊雷震开了天宫大门,令天帝胆战心寒,无颜以对;惶恐窘急中,他放出风神雨师,妄图用狂风暴雨浇灭屈原胸中熊熊燃烧的烈火。屈原毫不畏惧天帝的淫威。倚天楼都被风雨冲毁坍塌了,屈原却仍站在台基上,发问的声音愈加响亮昂扬,羸弱的身躯竟在狂风暴雨中挺立了三天三夜,一连发出了近二百个掷地有声的提问;感动昆仑一对凤凰飞来,驱走风神雨师,迫使天帝狼狈地缩回天宫,再也不敢露面了。从此,桃花港资水畔的这座山就叫“凤凰山”,凤凰山上这片台基废墟,也就成了有名的“天问台”。至于为什么不叫“问天台”,那是因为古人认为,天是神圣不可问的。所以屈原的名篇《天问》,也就没有叫“问天”。

年号:(癸亥,公元前298年)。

据说屈原沉没汨罗江后,他的学生、楚国文人宋玉,根据屈原的故事,作《九辩》怀念老师,其中有诗句:“圜凿而方枘兮,我固知其鉏鋙而难入。”这里“圜”,同“圆”;“鉏鋙”,同“龃龉”,本意指牙齿长得不齐,咬合不上;喻指无比热爱楚国的屈原,其政治主张就像方正的榫头,与污秽的楚王室这一圆滑的榫眼儿,是绝不可能契合在一起的。

据说屈原沉没汨罗江后,他的学生、楚国文人宋玉,根据屈原的故事,作《九辩》怀念老师,其中有诗句:“圜凿而方枘兮,我固知其鉏鋙而难入。”这里“圜”,同“圆”;“鉏鋙”,同“龃龉”,本意指牙齿长得不齐,咬合不上;喻指无比热爱楚国的屈原,其政治主张就像方正的榫头,与污秽的楚王室这一圆滑的榫眼儿,是绝不可能契合在一起的。

芈横,姓芈名横,谥号楚顷襄王。春秋战国时期楚国第四十一任君王,他的祖父是楚国第三十九任王芈商,他的父亲是楚国第四十任王芈熊槐。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方枘圆凿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故事

楚顷襄王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楚怀王三十年(壬戌,公元前299年),秦国攻占楚国八座城池,秦昭襄王约楚怀王在武关会面。楚怀王不听昭睢、屈原等大臣的劝告,决定前往武关,结果被秦国扣留,秦王胁迫怀王割地,怀王不肯。于是被秦王扣留。楚怀王被扣后,楚人只好楚怀王的儿子太子横为楚顷襄王。太子横做太子时期,在秦国当人质,公元前302年才逃回楚国。楚顷襄王继位后,淫乐无度,“群臣相女石以功,谄谀用事”。以其弟子兰为令尹。楚人对顷襄王和子兰当初鼓动楚怀王赴秦之约而导致怀王死于秦,楚国蒙受奇耻大辱,十分愤慨,对顷襄王和子兰颇有怨愤之辞。于是“子兰闻之大怒,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于顷襄王,顷襄王怒而迁之”。屈原被逐出郢都,放逐在江南长江及沅湘流域荒野之地,过着长期的飘泊愁苦的生活。他沿江而下到过鄂渚、陵阳,再折返溯江而上过洞庭,到辰阳、溆浦,再过洞庭到达汨罗江畔,历时二十年。

楚顷襄王二十年(壬午,公元前279年),秦国分兵两路攻楚,一路由白起率军攻陷楚之邓城后,向鄢进逼;另一路由秦蜀郡守张若率水陆之军东下,向楚国的巫郡及江南地进军。鄢之战,数十万人被溺死,当时白起引西山长谷水,水溃城东北角,“百姓随水流,死于城东者数十万,城东皆臭,因名其陂为臭池。”当时,秦王诈以公主许配给楚顷襄王,屈原长跪城外力谏不果。秦军趁顷襄王开城迎亲,长驱直进,攻入楚京郢都。屈原投河自尽。

楚顷襄王和春申君

楚顷襄王三十六年(戊戌,公元前263年),楚顷襄王病重。黄歇对应侯说:“现在楚王生病恐怕起不来身了,秦国不如让楚国太子回去。太子能当上国君,他侍奉秦国一定很敬重又感激相国您不尽,这就亲近了所结交的国家又能确定了大国君位的继承人。不让太子回去,那么他就是咸阳的一个平民罢了。楚国会立别人当国君,一定不侍奉秦国,这就失去了所结交的国家又断绝了大国国君的和好关系,这不是好办法。”应侯把此事奏告了秦王。秦王说:“让太子的老师先去问候楚王的病,回来后再谋划此事。”黄歇跟太子商议说:“秦国留住太子您,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求得利益。现在太子的力量不能对秦国有什么好处,可是阳文君的两个儿子在朝廷中。楚王如果去世,太子您不在,阳文君的儿子一定被立为君主,太子您不能承守宗庙了。不如从秦国逃走,跟使者一起出秦国。我请求留下,拼死挡住他们!”太子于是变换服装替楚国使者驾车而出关,黄歇守候馆舍,常常替太子托病谢绝来访者。估计太子已走远,黄歇就自己对秦王说:“楚国太子已回楚国,出秦国很远了。我愿意被您杀死!”秦王大怒,想要听从他这样做。应侯说:“黄歇作为人臣,献出自身为他的主人而死,太子当上国君,一定重用黄歇。不如免除他的罪而让他回楚国,来亲近楚国。”秦王听从了他的建议。

同年秋天,黄歇回到楚国三个月,楚顷襄王病死,其太子完即位,为楚考烈王,他为了报答黄歇之功,封他为相国,并把淮北地封给他,号称春申君。

本文由学者观点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方枘圆凿_中国历史故事,方枘圆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