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舜井街挖出的宋代柱础不翼而飞,考古遭城市建

- 编辑:黄大仙免费资料大全 -

舜井街挖出的宋代柱础不翼而飞,考古遭城市建

图片 1

图片 2

来源:搜狐网 

1日挖出的宋代柱础。

工地与文物近在咫尺。新华社发文物

 

□文/片 本报记者 郭学军 3月2日,本报报道了济南舜井街附近,一施工单位擅自施工,挖出一个宋代莲花柱础的事情。2日上午9点多,当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再次赶到现场查看时,却吃惊地发现,莲花柱础一夜之间竟不见了!是谁运走了柱础?考古人员报警后才发现,原来柱础是被施工方拉走了,施工方称是怕丢失才将柱础收藏起来的。 一夜间 挖出的宋代柱础竟不见了 2日上午,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再次来到舜井街施工工地,准备和施工方洽谈考古发掘的事,但没有找到负责人。让考古人员吃惊的是,施工方仍然在继续施工,并且1日挖出的宋代柱础竟不翼而飞了。 “柱础被谁运走了?”考古人员一边向领导报告情况,一边拨打110报警。民警很快赶到现场,准备立案调查。当考古人员跟随民警赶到派出所做笔录时,突然民警获得消息,失踪的柱础找到了,就在施工工地指挥部。 考古人员随即赶往工地指挥部,果然在工地指挥部办公区的旁边找到了已经被掩埋起来的柱础。考古人员清理后认定,这个柱础确实就是之前挖出的那个宋代柱础。 “昨天听说那里挖出柱础的情况后,怕它被人为损坏和丢失,我们就让施工人员在夜里把柱础运到这里来了,没有别的意思。”2日下午,记者找到解放阁工程指挥部,负责工地协调工作的王科长解释说,他们并没有对地下进行开挖,目前挖的都是地面上堆积的渣土。 工地上 十几个人捡拾出土的瓷片 对于施工方所说他们挖的都是地面上的渣土,没有往地下挖的说法,文物部门并不认可。 “你们看看,挖掘机已经挖了几个大深坑,都深入到地表以下1米深了,怎么还说挖的是表面渣土呢?”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将记者带到工地现场介绍说,要是挖的真是渣土层,怎么能挖出宋代柱础呢? 记者看到,工地上有十几个人正在忙着捡拾什么,看到考古人员过来赶紧起身溜走了。一名考古人员赶过去查看,发现这些人原来是捡拾碎瓷片的,有人的编织袋子里面竟有半袋子碎瓷片。 “这些人就是专门到施工工地捡‘宝’的,如果不提前进行考古发掘,一旦施工挖出了文物,就很容易被他们捡走。”李铭说。 春节前 省城发生多起破坏文物行为 “近来,济南发生了多起破坏文物的行为。”李铭所长介绍说,春节前,曾有施工单位把挖出的明代石碑当作垃圾扔到附近的渣土堆上。这样,他们想找石碑的出处都找不到了,遗失了很多历史信息。另外,也在春节前,东郊有两座宋代古墓遭毁坏,还有县西巷唐代经幢被挖出等,这些都是施工方擅自施工造成的文物受损事件。 “舜井街以前是济南老城的一条南北大道,如果不进行考古发掘就施工,会遗失许多重要的历史文化信息。”李铭说,希望建设方和施工方能遵守有关法规,积极配合他们尽快展开考古发掘。 济南市文物局副局长于茸说,他们将先和建设方进行协调,争取对方的配合进行考古发掘。如果不行的话,就会给施工方下达停工通知,再不行的话,将报请市政府召开现场协调会进行处理。

考古遭遇城市建设“抢工期”

  考古遭遇城市建设“抢工期”

多少文物毁于挖掘机

  多少文物毁于挖掘机

最近,山东省济南市一个建设单位为了抢工期而无视有关规定,致使一处颇具考古价值的古迹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近年来,因为施工单位隐匿不报,城市建设过程中发现的文物古迹遭受不可逆转破坏的现象屡见不鲜,难以计数的宝贵的“文化记忆”在挖掘机的长臂下毁弃,城市考古正面临城市建设“抢工期”的巨大挑战。

  最近,山东省济南市一个建设单位为了抢工期而无视有关规定,致使一处颇具考古价值的古迹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近年来,因为施工单位隐匿不报,城市建设过程中发现的文物古迹遭受不可逆转破坏的现象屡见不鲜,难以计数的宝贵的“文化记忆”在挖掘机的长臂下毁弃,城市考古正面临城市建设“抢工期”的巨大挑战。

公函被弃置

  公函被弃置

3月1日下午,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位于济南市闹市区的一处工地上发现了一个宋代柱础和一处大型建筑的基址。出于保护文物的考虑,他们随后给施工方下达了立即停工并配合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的公函,但公函下达后,这处工地一直没有停止施工。

  3月1日下午,济南市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位于济南市闹市区的一处工地上发现了一个宋代柱础和一处大型建筑的基址。出于保护文物的考虑,他们随后给施工方下达了立即停工并配合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的公函,但公函下达后,这处工地一直没有停止施工。

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房振告诉记者,正在施工的这片土地位于济南六大文物保护区内,元代状元、着名史学家张起岩撰书的“迎祥宫碑”就矗立在工地的北面。迎祥宫碑对研究济南的历史文化,尤其是舜文化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房振告诉记者,正在施工的这片土地位于济南六大文物保护区内,元代状元、著名史学家张起岩撰书的“迎祥宫碑”就矗立在工地的北面。迎祥宫碑对研究济南的历史文化,尤其是舜文化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在这处工地所属的解放阁工程指挥部,记者见到了负责接待的科长王强,王强告诉记者,他们是想清理完原有楼房的地基后,再与文物部门协商进行考古发掘。“我现在一边开挖,一边去办手续。”当记者追问为什么不能按照文物部门的规定先把相应手续完善后再开工时,王强说:“这个工程去年10月份就该交工的,现在赶进度。”

  在这处工地所属的解放阁工程指挥部,记者见到了负责接待的科长王强,王强告诉记者,他们是想清理完原有楼房的地基后,再与文物部门协商进行考古发掘。“我现在一边开挖,一边去办手续。”当记者追问为什么不能按照文物部门的规定先把相应手续完善后再开工时,王强说:“这个工程去年10月份就该交工的,现在赶进度。”

开发商瞒报

  开发商瞒报

根据我国文物保护的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应当事先报请文物部门在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待文物行政部门进行考古勘探并出具相应手续后,才能继续施工。济南市的文物保护规定也明确规定,文物部门勘探确认地下无文物埋藏的,应书面通知建设部门,城市规划部门凭此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根据我国文物保护的相关法律规定,进行大型基本建设工程,建设单位应当事先报请文物部门在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待文物行政部门进行考古勘探并出具相应手续后,才能继续施工。济南市的文物保护规定也明确规定,文物部门勘探确认地下无文物埋藏的,应书面通知建设部门,城市规划部门凭此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但是,在实践中,尤其是在地下文物保护区内,有些基本建设工程项目不经过文物部门,就能拿到许可证,有的甚至什么证都没有就贸然开工。即使发现了隐藏在地下的墓葬等文物,建设单位出于赶工期的考虑,也往往采取隐瞒不报的对策。”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说。

  “但是,在实践中,尤其是在地下文物保护区内,有些基本建设工程项目不经过文物部门,就能拿到许可证,有的甚至什么证都没有就贸然开工。即使发现了隐藏在地下的墓葬等文物,建设单位出于赶工期的考虑,也往往采取隐瞒不报的对策。”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说。

国家规定,凡因进行基本建设和生产建设需要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所需费用由建设单位承担。也就是说,建设过程中一旦发现文物,不但要停工,还要支付考古所需费用,这让一些开发商或建设方隐瞒不报,大量文物遗迹遭到无可挽回的破坏。而这类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的矛盾,在国内很多城市普遍存在,已成为城市考古面临的最大困局。

  国家规定,凡因进行基本建设和生产建设需要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所需费用由建设单位承担。也就是说,建设过程中一旦发现文物,不但要停工,还要支付考古所需费用,这让一些开发商或建设方隐瞒不报,大量文物遗迹遭到无可挽回的破坏。而这类文物保护与城市建设的矛盾,在国内很多城市普遍存在,已成为城市考古面临的最大困局。

罚款难执行

  罚款难执行

考古人员认为,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的矛盾,实际上是短期的经济利益与长远的文化发展的矛盾。李铭说,建设施工对文化层的破坏,实际上是破坏了一个历史阶段的文化记忆。

  考古人员认为,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的矛盾,实际上是短期的经济利益与长远的文化发展的矛盾。李铭说,建设施工对文化层的破坏,实际上是破坏了一个历史阶段的文化记忆。

山东省文物保护条例规定,未征求文物行政部门的意见,在地上、地下文物丰富的地段进行基本建设工程,造成文物损毁等严重后果的,处20万元到100万元罚款。但是记者发现,由于缺乏执法手段,罚款很难得到执行。

  山东省文物保护条例规定,未征求文物行政部门的意见,在地上、地下文物丰富的地段进行基本建设工程,造成文物损毁等严重后果的,处20万元到100万元罚款。但是记者发现,由于缺乏执法手段,罚款很难得到执行。

“一个民族,如果不尊重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就很难得到其他民族的尊重。”李铭建议,加大城市区域的文物保护力度,应该推行联合执法模式,由建设、规划、国土、城管等部门与文物行政部门联动执法,严格执法,才能避免保护文物的法规沦为“一纸空文”。据新华社

  “一个民族,如果不尊重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就很难得到其他民族的尊重。”李铭建议,加大城市区域的文物保护力度,应该推行联合执法模式,由建设、规划、国土、城管等部门与文物行政部门联动执法,严格执法,才能避免保护文物的法规沦为“一纸空文”。据新华社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3-18 22:14:07编辑过]

本文由研究动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舜井街挖出的宋代柱础不翼而飞,考古遭城市建